首頁 >> 英雄事跡 >> 正文

劉昌炎

字號:

劉昌炎,湖南省醴陵縣石亭鄉人,生于1894年10月9日。其父劉文斌是個窮篾匠。劉昌炎5歲時,父親把他過繼給在陜西當稅務小吏的堂伯父做養子。后來,養父娶妾生子,就開始對他冷淡起來。13歲時,養父去世,養母對他更是歧視和虐待,有位姓周的鄰居同情他,就把他送回了湖南老家。不久,他跟著二哥劉昌明到安源煤礦食宿處守燈添油。此后又在公事房、事務股當聽差。后煤礦總辦看中他聰明伶俐,就把他調到身邊當傭人。

劉昌炎從小過著苦難的生活,又親自感受到身為工人的悲慘處境,因而立志將來要改變這種處境。后來李立三在安源開辦工人夜校,他報名參加了夜校學習,而且學習特別積極,接受革命道理也很快。

不久,李立三、朱少連倡導舉辦安源路礦工人俱樂部,劉昌炎竭盡全力參與了籌建工作。他利用各種機會,向工人宣傳俱樂部的宗旨,宣傳組織起來進行斗爭的必要性。通過俱樂部的活動,他逐漸成長為工人運動的骨干,并于1922年7月加入了中國共產黨。

這年9月14日,安源路礦13萬多名工人舉行了聲勢浩大的罷工,劉昌炎斗志昂揚地參加了罷工運動。在罷工斗爭中,劉昌炎受到從未有過的鍛煉,思想覺悟和組織才干有了很大的提高。

1923年上半年,中共黨組織選派劉昌炎到安源黨校學習。結業后,他擔任了窿內黨支部書記。1924年4月,他被安源路礦工人俱樂部最高代表會議推選擔任第三屆經濟委員會委員,參與保管財物和經濟審查的工作。

1924年9月,黨組織派劉昌炎去蘇聯莫斯科東方大學學習。他和關向應等8人于12月12日抵達目的地。在蘇聯學習期間,他的思想理論水平有了一定的提高。1925年夏初,他回到國內。不久,黨組織即派他到河南焦作籌建中共焦作地方執行委員會,并建立團的組織,領導工人開展革命活動。

焦作的英福礦公司和道清鐵路都是英國資本家開辦和經營的。礦工和路工工資在當時全國鐵路工人中是最低的。礦工一天的工資只能買回二斤棒子面,生活極端困苦。劉昌炎來到焦作任中共地方執行委員會書記后,就同執委成員羅思危、吳先榮等下到礦井,結識礦工,同礦工們研究如何開展斗爭。同時,他還為道清鐵路工人辦了夜校。五卅慘案發生后,他領導工人成立了焦作援助“滬案”后援會,開展支援上海受難階級兄弟的募捐活動。為了做好罷工斗爭的準備,他還派關永福、李鳴秋等帶領兩支募捐宣傳隊,募集罷工救濟基金。

在劉昌炎的領導下,焦作迅速掀起了罷工浪潮。7月初,英福公司資本家的家庭雇員首先罷工。同時,焦作的6所大、中、小學罷課,商人罷市。人們從四面八方涌向焦作中心廣場,在召開了群眾大會后,舉行了示威游行。接著,焦作煤礦2萬多名礦工和道清鐵路1000多名工人舉行大罷工。這場聲勢浩大的罷工運動轟動了焦作。

這次焦作反帝大罷工,迫使外國資本家接受了工人們的要求,簽訂了“英福公司默認工會有代表工人之權;增加工人工資;補發罷工期間的工資”等12項內容的《罷工條款合同》。

1925年11月,劉昌炎被調回湖南工作。不久安源工人運動受到嚴重挫折:工人俱樂部副主任黃靜源慘遭殺害,不少工人被打死打傷,上千工人被開除,工人俱樂部被查封,很多同志被迫分散隱蔽。為了使安源的工人運動繼續進行下去,劉昌炎再三請求重返安源。

劉昌炎回到安源后,經過多方探詢,和共產黨員周懷德和朱炳炎接上了關系。他們商定為了便于隱蔽和開展工作,把黨支部聯絡站設在朱炳炎開的隆記米店里,由朱炳炎負責對外的接頭聯絡工作。劉昌炎還拿出自己的一點積蓄,擴大米店的門面。

隆記米店承擔的一個重要任務,就是要把黨的文件和宣傳品,藏在蓋著“隆記”藍色戳記的米袋里,利用運米的機會分發出去。這樣,安源黨的組織與黨的活動很快就恢復了。

在革命斗爭的實踐中,劉昌炎逐漸懂得了掌握槍桿子的重要性。為了抓槍桿子,他決定抽一些黨員打入礦警隊,并對大家說:“槍是死的,人是活的,我們不是去替資本家賣命,而是要把資本家的槍桿子拿過來,使它變成工人階級自己掌握的武裝!”經過打入礦警隊的工人黨員一段時間的秘密活動,使許多窮苦農民出身的礦警受到了教育,提高了覺悟,有的還秘密加入了黨組織。后來,這支礦警武裝還成為秋收起義的一支骨干部隊。

1926年初,劉昌炎擔任了中共安源地方執行委員會書記。這年7月,北伐軍進入湖南。為了配合北伐,劉昌炎在安源發動群眾,張貼標語,散發傳單,大造革命聲勢。當北伐軍到達醴陵附近時,他派出工人和學生代表前去送情報,做向導;派工人破壞蘆溪與袁州(宜春)之間的電線,切斷敵軍的通訊聯絡;還在萍鄉鎮守署投炸彈,嚇得守城敵軍倉惶逃竄。這些行動有力地支援了北伐軍作戰。

1個多月后,北伐軍來到安源,劉昌炎主持召開了有6000多工農群眾參加的歡迎大會。隨后,他又組織了一支1000多人的運輸隊,隨軍北上。在北伐軍攻打南昌城外西山萬壽宮時,軍閥孫傳芳部負隅頑抗,前線急需彈藥,就是他帶領的這支運輸隊,風雨無阻地及時將彈藥送到了前沿陣地,保證了戰斗的勝利,受到了北伐軍的通報表揚。

10月,劉昌炎出席了中共湖南區委在長沙召開的第六次全省代表大會,并當選為湖南區委委員。這期間,他還當選為國民黨萍鄉縣黨部書記長和軍事委員會主任。1927年4月,他又兼任了萍鄉縣成立的特別法庭審判委員。

當時萍鄉縣有個惡霸地主叫葉紫屏,是個縣參議員,平日橫行鄉里,無惡不作。劉昌炎決心為萍鄉人民除掉這個惡霸。經過精心策劃,他決定來個甕中捉鱉。一切安排妥當后,劉昌炎派周懷德拿“請帖”邀請葉紫屏以“著名紳士”的身份出席大會。當葉紫屏坐著四人大轎到達會場時,劉昌炎宣布:“公審葉紫屏”。葉紫屏,這個平日飛揚跋扈的惡霸頓時驚慌失措,六神無主,還沒等醒過味來就被押上了審判臺。公審大會歷數了葉紫屏侵占民產、強搶民女、貪污公款、窩藏強盜等十大罪狀。會場的群眾控制不住憤怒的情緒,“嚴懲惡霸”的口號聲一浪高過一浪。參加大會的縣總工會、農協會、女界聯合會、商會、教育界等團體負責人當場聯名簽字,一致要求槍決葉紫屏。劉昌炎當即宣布判處葉紫屏死刑,就地槍決,聽到這正義的判決,會場群眾心花怒放,歡聲雷動。

不久長沙發生馬日事變,反革命逆流很快波及到萍鄉。為了保衛革命成果,中共安源地委決定成立萍鄉人民軍事委員會,由劉昌炎任總指揮,統一領導安源路礦工人糾察團、礦警隊、萍鄉縣工人糾察隊和農民自衛武裝。這些工農武裝日夜巡邏放哨,加緊戒備,使得反動勢力一時不敢輕舉妄動,穩定了萍鄉一帶的社會秩序。

為了反擊軍閥許克祥的大屠殺,中共湖南省委和省農民協會于5月26日下達命令,要求各地工農武裝于30日從東、西、南三面圍攻長沙。劉昌炎在接到上級命令后,立即與醴陵地委書記羅學瓚商議,組成湘東贛西工農義勇軍指揮部,由潘疆爪任總指揮,他自己任副總指揮,率領安源礦警隊、工人糾察團和醴陵等地農民武裝近2萬人,立即向長沙進發。

29日,株洲地區的工農義勇軍在易家灣與許克祥的軍隊遭遇,因抵擋不住敵人的火力優勢,只得越過白石港向株洲方向撤退。敵人步步緊追,情況十分危急。劉昌炎聞訊,立即率隊與株洲工農義勇軍會合,由安源礦警隊打先鋒,越過白石港,在白鶴仙一帶狙擊敵軍,頂住了敵人的進攻。為了打退敵人,并避免在火力很強的敵人面前遭受損失,30日半夜時分,他和周懷德各率領一支隊伍,從兩面向敵人發起突然襲擊。頓時,四周槍聲大作,喊聲震天,敵人慌作一團,倉皇潰退。劉昌炎率隊乘勝追擊。當追至易家灣時,忽然接到取消進攻長沙的命令。于是,他和周懷德率領安源礦警隊和工人糾察團擔任后衛,掩護各縣工農義勇軍撤退。

劉昌炎率領的工人武裝坐火車途經湘東返回安源時,遭到了以楊八為首的地主武裝的截擊。他指揮隊伍沉著應戰,把繳獲的重機槍架在車上猛烈掃射,當場擊斃了楊八和敵兵多名,勝利地回到安源。

6月5日,許克祥率部進犯安源。在當地一帶的地主武裝的配合下,許克祥部從四面包圍了安源。劉昌炎指揮工人糾察團進行頑強的抵抗。由于敵眾我寡,形勢非常不利,為避免更大的損失,他決定將隊伍分兩路從礦井坑道和地面撤出安源。一直等隊伍全部撤走后,他才與周懷德等人向贛南轉移。趁著夜幕,他到了安源鎮上的姐姐家里,對姐姐劉玉泉和姐夫游道明說:“我這次轉移,恐怕兇多吉少,萬一有個三長兩短,請你們代為撫養我惟一的兒子凱勛。你們沒有兒子,凱勛就做你們的半個兒子,我沒有女兒,你們的女兒劍云就做我的半個女兒。要好好引導他們成長,走革命的道路。”

次日上午,劉昌炎和周懷德等人向萍鄉縣蘆溪鎮方向進發,行至苦竹山時,突然遭到地主武裝守望隊的襲擊,劉昌炎壯烈犧牲,遺體被匪徒拋入枯井里。

劉昌炎英勇犧牲時,年僅33歲。他死后,在安源、蘆溪鎮和醴陵一帶,人們傳誦著這樣一首贊歌:

昌炎犧牲苦竹山,

氣貫長虹志不凡。

手捧明珠灑熱血,

永留偉業在人間。

1953年7月8日,劉少奇在給安源鎮工會的信中指出:“應該在安源設立一個紀念碑”,“以紀念安源一切死難的烈士們”。劉昌炎烈士永垂不朽!

(湘烈辦)

广西十一选五走势图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