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英雄事跡 >> 正文

劉胡蘭

字號:

劉胡蘭,原名劉富蘭。1932年10月8日出生于山西省文水縣云周西村的一個貧苦農民家庭。

父親劉景謙是一個28歲的青年,每天披著星星下地,戴著月亮回家,生活的負擔把他壓得沉默寡言。由于長期的清貧與勞累,生母王變卿身體虛弱多病,特別是生下妹妹愛蘭之后,一病不起。奶奶是個勤儉持家的能手,誰要是把小麻油燈的燈捻挑大一些,她就要嘮叨幾句:“敗家子呀!就這么不會過日子!”一家人的生活過得很清苦。劉胡蘭4歲時,病魔奪去了生母的生命,使她和妹妹愛蘭過早地體會到了人生的不幸與苦難。姐妹倆的生活起居全落在奶奶身上。嚴厲而慈祥的奶奶在教她們做些力所能及的家務活的同時,更教她們做一個正直的人,人窮志不短。

1937年7月7日,日軍發動了震驚中外的盧溝橋事變,抗日戰爭全面爆發。抗日的烽火燃遍了呂梁山麓,抗日游擊隊異常活躍,八路軍經常駐扎在云周西村,學習、訓練、做群眾工作,云周西村被當地的人們稱為“小延安”。劉胡蘭常常和小伙伴們模仿八路軍做游戲、學唱歌,聽叔叔們講故事。潛移默化中,她接受了革命教育,質樸的情感里把八路軍當作了自己的親人。

1938年4月,中共清(清源縣)、太(太原縣)、徐(徐溝縣)特委文水特別支部成立,文水縣抗日民主政府同時成立,年輕的共產黨員顧永田擔任了第一任縣長。5月,文水縣抗日游擊隊在離云周西村25公里的大象鎮伏擊了日本侵略軍,戰斗結束后,劉胡蘭和父親一起慰問游擊隊,祝賀新勝利。偉大的抗日戰爭及共產黨領導的軍隊英勇抗戰,深刻地影響著劉胡蘭的成長!

劉胡蘭在抗日戰爭的暴風雨中度過了童年時代。幾年后,繼母胡文秀來到了劉家。1941年,9歲的劉胡蘭上了冬學。開學那天,胡文秀用廢紙給女兒訂成本子,把劉富蘭改名為劉胡蘭,寓意著母女情深。由于連年戰亂,冬學不久就停辦了,胡文秀見劉胡蘭勤奮好學,便利用紡線的機會,在壓紡車的石板上面,用石灰塊教女兒寫字。

在艱苦的歲月中,在平川堅持斗爭的八路軍日夜活動在“青紗帳”里。小小年紀的劉胡蘭常隨大人們給八路軍送干糧,隨情報員為八路軍傳情報,不知不覺地為黨做事。父親劉景謙也經常告誡女兒說:“答應下八路軍的事,咱就是拼上命也要完成。”父母的諄諄教誨,如火如荼的革命斗爭場面,英勇犧牲的英雄們的事跡,都在一天一天地鼓舞著劉胡蘭,引導她走上革命道路。

1942年,10歲的劉胡蘭當上了兒童團團長。她經常和小伙伴們站崗、放哨、掩護抗日干部;還隨武工隊員到敵人據點散傳單、貼標語、偵察敵情,對敵人展開政治攻勢。一天,晉綏八專署抗聯主任米建書,正在云周西村召開干部會,劉胡蘭發現日軍偷襲后,馬上報告米主任,使他們及時安全轉移。這年夏天,劉胡蘭和“敵工站”站長劉芳,趁敵人據點信賢村唱戲的機會,偵察敵情,順利地完成任務。

殘酷的斗爭環境,塑造了劉胡蘭膽大、機警的個性,磨煉了她勇敢、堅強、不屈不撓的意志。由于她多次出色地完成任務,黨組織對她更加信任,經常把重要文件讓她保存。是年秋天的一個夜晚,她在整理劉芳的筆記本時,看到有兩張寫著“人民救星毛主席”字樣的照片,心情十分激動,更加堅定了她跟黨走的信念。

1943年,日軍為了維持其日益殘敗的局面,拼命地搶糧抓丁,黨領導人民針鋒相對,開展了抗糧斗爭。有一天,敵人又來搶糧食,劉胡蘭機智地把敵人引向破壞抗糧工作的地主家,保護了人民的利益。

1944年夏天,抗日民主政府決定除掉漢奸劉子仁。劉胡蘭知道后,時刻留意劉子仁的行蹤。一天,在下地回家的路上,她看見劉子仁向保賢村走去,馬上報告了區干部,協助武工隊處決了漢奸劉子仁。

1945年1月,文水縣工委領導全縣萬余軍民打下了西社村據點,奪回糧食50多萬公斤。劉胡蘭參加了這次大規模的戰斗,經受了戰火的考驗。5月,八路軍伏擊了偷襲云周西村的日軍。戰斗中,劉胡蘭和青年們主動上前線為八路軍送彈藥,救護傷員。她像一顆幼松迎著抗日的烽火茁壯成長起來。

抗日戰爭勝利后,文水人民也贏得了解放。然而,國民黨蔣介石、閻錫山在美帝國主義的支持下,瘋狂地搶奪抗戰勝利果實。閻軍迫不及待地向晉綏解放區大舉進攻,9月9日又奪取了文水縣城。新的中共文水縣委很快組成,領導全縣人民在廣大農村開展了“反奸清算”運動。劉胡蘭積極投身到大象鎮的“反奸清算”運動中。10月,她參加了中共文水縣委在貫家堡村舉辦的婦女干部訓練班。“婦訓班”的生活很苦,擔任小組長的劉胡蘭,經常幫助值日的同學拾柴、做飯,和同學們談心。由于敵人的騷擾,“婦訓班”曾幾次轉移,途中,劉胡蘭拿文件、背糧食,幫助體弱的同學扛行李。她常常鼓勵大家說:“八路軍打仗死都不怕,咱們還能怕困難,怕困難哪能干革命……”40天的培訓結束后,劉胡蘭不僅提高了文化水平,更懂得了許多革命道理。回村后,她擔任了村婦救會秘書,積極組織婦女上冬學,熱情宣傳革命道理和黨的政策;組織婦女紡線織布、做軍鞋;組織青年給前線送水、送飯、救護傷員。地主二寡婦交來一雙又輕又薄的軍鞋,劉胡蘭當場用斧頭剁開,揭露了她破壞支前的罪行,使群眾受到了教育。

在對敵斗爭的實踐中,劉胡蘭始終堅信只有共產黨才能幫助貧苦人民翻身得解放。她熱愛共產黨,積極要求加入中國共產黨,像那些優秀共產黨員一樣為革命貢獻自己的一切。黨組織為了培養她,1946年5月,調她到五區任“抗聯”婦女干事。她一到區上就和抗聯主任呂雪梅一起到保賢村動員青年參軍,出色地完成了擴軍任務。同年6月,在鮮紅的黨旗下,她終于實現了自己的愿望,中共五區委一致通過接受她加入中國共產黨,為候補黨員,當時她才14歲。她站在黨旗下,莊嚴地舉起右拳宣誓:“……我一定聽黨的話,不怕流血,不怕犧牲,困難面前不低頭,敵人面前不屈服,為共產主義事業奮斗終身。”之后,她更加嚴格要求自己,在各項工作中處處起模范帶頭作用。她用自己拾麥穗攢下的錢買了雞蛋,以全村人的名義送給了養傷的解放軍連長。她同其他同志一道領導了云周西村的土改運動,翻身后的廣大農民努力發展生產,積極支援前線。

1946年10月,形勢進一步惡化。國民黨軍隊大舉進攻解放區,駐文水一帶的解放軍調往晉西作戰,閻錫山趁機掃蕩平川。閻軍三個團進占文水縣城,敵人二一五五團一營在大象鎮扎下了據點,并把云周西村劃為“開辟區”;地主武裝“還鄉團”、“復仇隊”也向人民反攻倒算。為了保存革命力量,中共文水縣委遵照上級指示,決定大部分干部轉移上山,留少數干部組織“武工隊”堅持敵后斗爭。劉胡蘭因自己年紀小,又熟悉環境,不易引起敵人的懷疑,主動要求留下來,滿懷信心地和民兵一起苦練殺敵本領,一起制造炸藥、裝制地雷和手榴彈;組織群眾掩埋糧食,深入各村傳遞情報,宣傳解放軍勝利的消息,鼓勵人民堅持斗爭。12月21日晚,她配合“武工隊”處決了罪大惡極的“狗村長”石佩懷。

1947年1月8日,失敗后的敵人窮兇極惡地向云周西村人民進行報復。他們火燒了陳區長的家,抓走了地下交通員石三槐、民兵石六兒、農會秘書石五則等五個人,并進行嚴刑拷打。石五則叛變投敵,出賣了劉胡蘭等同志。敵人策劃了一場慘絕人寰的大屠殺。敵師長艾子謙直接給二一五團一營發了指令:“……速將馮德照(即陳德照)、劉胡蘭等扣獲,歸案法辦,一則為石村長報仇,二則便利今后開展工作……”情況十分危急,劉胡蘭首先想到的是革命利益。她跑到東堡村銷毀了黨的全部文件;她想到了同志的安全,安排陳區長的妹妹轉移上山;她還想到了黨的工作,親自召集全村婦女積極分子開會,布置工作,并安慰被捕同志的家屬,鼓勵他們堅強起來斗爭下去。她沒有想到自身的安全嗎?不!她早已把生死置之度外。從入黨的那天起,她就把自己交給了黨,只要黨需要,隨時愿為黨獻出包括生命在內的一切。

1947年1月11日晚,上級通知劉胡蘭迅速轉移,第二天接她上山。12日早,劉胡蘭一家正忙著為她收拾行裝,突然街巷里傳來急促的敲鑼聲,夾雜著喊叫聲:“全村男女老少,都到大廟前集合,一家只許留一個人,留下兩個的就按私通八路辦理!”原來盤踞在大象鎮的“勾子軍”和“復仇隊”包圍了云周西村。

轉移已來不及了,劉胡蘭聽從母親的意見,到坐月子的金鐘嫂家隱蔽一下;當她閃進金鐘嫂家時,見屋里已躲著好幾個人。為了不連累他人,她毅然出門,隨著人流走向村南觀音廟廣場。

大廟前站著一排排荷槍實彈的敵兵,冷森森的刺刀直對著群眾。敵人拿著黑名單,先后將民兵張年成、干部家屬石世輝、陳樹榮、劉樹山等人抓捕。大象鎮的一個復仇隊員在人群中發現了劉胡蘭,威脅劉胡蘭去“自白”。劉胡蘭狠狠地瞪著他說:“我沒有什么可自白的!”她意識到一場嚴峻的考驗就在眼前,從容地脫下指環,掏出手絹和萬金油盒,鄭重地交給了母親,堅定地向母親點點頭。敵人再次竄過來要抓劉胡蘭,鄉親們不顧一切地向她圍過來。敵人揮舞著刺刀、槍托向群眾逼近。劉胡蘭挺身而出,大步走向大廟。

敵特派員大胡子張全寶知道被捕者中,劉胡蘭是惟一的共產黨員和區干部,年齡也最小,滿以為只要軟硬兼施就可得到他們所需要的東西。他沉著臉問道:“你就是劉胡蘭?”

“我就是劉胡蘭。”

“你們村的村長是誰殺的?”

“不知道!”

張全寶冷笑著威脅道:“現在有人供出你是共產黨員。”

劉胡蘭明白自己已被叛徒出賣,把頭一揚:“我就是共產黨員,怎么樣?”

“你們村還有誰是共產黨員?”

“就我一個。”

“你以后還給不給共產黨辦事?”

“只要我還有一口氣,就要為黨為人民辦到底!”

大胡子見硬的不行,強壓著火氣,奸笑著利誘說:“自白就等于自救,只要你自白,我就放了你,還給你一份好土地。”

劉胡蘭輕蔑地回答:“呸!給我個金人也不自白!”

大胡子惱羞成怒,收起陰險的笑臉,拍著桌子吼叫:“你小小年紀好嘴硬啊,難道你就不怕死嗎?”

劉胡蘭斬釘截鐵地回答:“怕死?怕死不當共產黨!”

敵人的威副利誘都失敗了。大胡子不甘心地以退讓的口氣對劉胡蘭說:“劉胡蘭,只要你當眾說一句,今后不再給共產黨辦事了,我就馬上放了你。”

劉胡蘭嘲笑道:“那可辦不到!”

大胡子氣得暴跳如雷:“來人!給我綁出去!”敵人妄圖用殘暴的大屠殺逼迫劉胡蘭投降。

廟前,敵人擺下了三口鍘刀和幾堆木棒。劉胡蘭和石三槐等六人面對刑場,大義凜然。張全寶站在大廟臺階上先誣蔑共產黨、八路軍,接著又宣讀劉胡蘭等七人的所謂罪行,宣布處死七人,并逼問群眾:“這七個人是好人還是壞人?”全場群眾異口同聲:“好人!好人!都是好人!”說著向這七個人擁過來。大胡子慌了手腳,咆哮著喝令匪徒們準備好鍘刀,護村堰上架起了機槍。

一場慘不忍睹的大屠殺開始了。石三槐等六位同志,被敵人用亂棍打昏后,一個個慘死在敵人罪惡的屠刀下。

大胡子洋洋自得,指著六位烈士的遺體向劉胡蘭嚎叫:“你怕不怕?到底自白不自白?”

劉胡蘭怒不可遏,用鎮定的目光環顧在場的父老鄉親,猛地回過頭來,怒視著張全寶,厲聲質問:“我咋個死法?”這震撼天地的聲音,宣告了敵人陰謀的徹底破產。

大胡子絕望地瞪著血紅的眼珠,聲嘶力竭地叫道:“一——個——樣!”

群眾怒吼著再次向刑場擁來。大胡子驚得連連后退,他氣急敗壞地叫道:“快,快把機槍調過來,給我統統掃光!”敵人的機槍在向幾百名手無寸鐵的鄉親們瞄準……

劉胡蘭跨前一步,挺身喝道:“住手,要死,我一個人死,不許傷害群眾。”說完,劉胡蘭理了理披在臉上的短發,深情地環視著生她養她的這塊土地,環視著在場的父老鄉親。永別了,鄉親們!戰斗吧,同志們!她鄙視了一眼垂死掙扎的敵人和無恥的石五則之輩,昂首闊步從六位烈士的遺體旁走過,踏過鮮血淋漓的雪地,從容地躺在鍘刀上。

刀刃崩卷,碧血橫流。劉胡蘭——中華民族的好女兒,中國共產黨的優秀黨員,為了中國人民的解放,為了壯麗的共產主義事業,獻出了年輕而寶貴的生命。

兩個月后,正在轉戰陜北途中的毛澤東主席得知此事,沉悶了整整一天,晚上,他滿懷悲憤揮毫寫下“生的偉大,死的光榮”八個大字,高度評價了劉胡蘭短暫而光輝的一生。

1947年8月1日,中共中央晉綏分局做出決定,追認劉胡蘭烈士為中國共產黨正式黨員。

1962年鄧小平同志題詞:“劉胡蘭的高貴品質,她的精神面貌,永遠是中國青年和少年學習的榜樣。”

1994年2月2日,江澤民總書記在山西視察工作時題詞:“發揚胡蘭精神,獻身四化大業。”

劉胡蘭,這位愛國主義和共產主義孕育的堪稱民族脊梁的民族英雄,以她那可歌可泣的高貴品格、革命氣節和英雄壯舉,譜寫了一曲蕩氣回腸的革命英雄主義的慷慨就義歌,鑄就了光照千鈥、激勵后人的“胡蘭精神”。她的精神、她的英名和天地共存、與日月同輝!

(霍占躍孟 敏)

广西十一选五走势图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