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英雄事跡 >> 正文

陳贊賢

字號:

陳贊賢,字子襄,1896年8月22 日出生在江西省南康縣東山鄉陀圳村一農民家庭。辛亥革命后,陳贊賢滿懷救國救民的大志考入江西陸軍講武堂,因為講武堂堂長李烈鈞(江西都督)追隨孫中山發動“二次革命”,舉行湖口起義,兵敗后東渡日本,年方20歲的陳贊賢沒等畢業即被遣散還鄉,后受聘于南康唐江樂群高小任教員。

1919年,五四運動爆發,已任東山高小校長的陳贊賢發動全縣各學校師生,聯絡各界進步人士,組織了學生聯合會和救國會,上街游行,散發傳單,宣傳反帝、反封建的進步思想,推動了全縣反帝愛國運動的發展。

為繼續求學,1921年,陳贊賢在南昌考入江西省立第一師范學校,翌年春,到廣西參加了孫中山領導的國民革命軍,并隨軍北伐,后因在長途行軍中患了痢疾,回到家中醫治。

1923年,陳贊賢在家鄉創辦了義務小學,并兼任縣教育會會長,創辦了《蓉江教育》雜志。在此期間,他一邊辦學,一邊在尋找救國救民之路。1925年,他借參觀華中運動會之機到南昌,出席了國民黨江西省第一次代表大會,后受命回南康組建國民黨縣黨部,推動國民革命。在家鄉,他積極發動工農和知識分子,開展反帝、反封建和反軍閥的斗爭,觸怒了軍閥當局。1925年12月16日,反動派下令通緝陳贊賢,并派出大批法警,四處搜捕。幸而他事先得知,星夜前往廣東。陳贊賢到達廣東南雄后,當地中共黨組織負責人傅恕安排他籌組工會,領導工人運動。1926年春,他加入中國共產黨,當選為南雄總工會委員長,并兼任國民黨南雄縣黨部常務委員。此后,他創辦了宣傳員養成所,培訓宣傳干部100余人。不久,他又參加了國民革命軍,任第2軍第5師政治部宣傳科長。

同年8月,陳贊賢化名陳博珍,以中華全國總工會特派員身份到贛州,參與組建了中共贛州支部干事會。隨后,陳贊賢又以國民黨員的公開身份,被派到南康任縣行政委員長,同時領導創建了中共南康支部干事會,任書記。陳贊賢利用合法身份,對腐敗的政治大刀闊斧地加以改革,同時宣布革命政府執行“三大政策”,取消一切苛捐雜稅,解除人民痛苦,還教育工作人員廉潔奉公,為人民辦好事要盡心盡意。雖然在任僅21天,但全縣人民都尊敬他,特地為他掛匾,稱贊他“德在民生”。

9月,黨組織派陳贊賢赴贛州領導革命工作。在他的領導下,成立了中共贛州特別支部,他任支部書記。特支成立后,他又先后派人建立了信豐、大余、崇義、上猶、于都支部和寧都、安遠小組。同時,陳贊賢還擔任了贛南黨務和17縣工農運動指導員。

當時的贛州,由于洋貨充斥市場,手工業生產受到排擠,大批破產農民擁進城市,失業工人日漸增多,人民生活十分困苦。為了團結廣大工農群眾與資本家和地主豪紳展開斗爭,陳贊賢走家串戶宣傳革命道理,號召大家組織起來,打倒地主豪紳。他還創立了贛南工農干部訓練班,培訓工會、農會骨干。他親自任課,組織學員學習《唯物史觀》、《階級斗爭概論》、《中國工農運動近況》等,并帶領他們到火熱的革命斗爭中去實踐,吸收他們中的先進分子加入中國共產黨;同時,還成立了“青年干社”,創辦了贛州《民國日報》。不到1個月的時間,全市56個基層工會和工會支部如雨后春筍相繼成立,會員達18萬余人。11月初,贛州總工會宣布成立,與會代表一致推選陳贊賢為總工會委員長。

贛州總工會一成立,立即發動全市工人開展以保障職業、增加工資、改善待遇、實行8小時工作制為中心內容的斗爭。面對洶涌而來的工人運動,以贛州商會會長劉甲弟為首的資產階級十分恐慌,他們一面收買軍隊和政府中的右派勢力為他們撐腰;一面聯絡中小業主與工人對抗。他們公然宣稱:“條件一個也不答應,合同一份也不簽。”資本家的行為,激怒了廣大工人,紛紛要求總工會采取革命手段,打退資本家的頑抗。

陳贊賢經過深思熟慮,決定首先發動錢業工人罷工。錢莊,是全市經濟的樞紐,這個行業的資本家在經濟上是實力派,政治上大都是舉足輕重的反動核心人物。在總工會的統一指揮下,7日那天,各錢莊大門緊閉,門前張貼罷工通知,贛州工人運動史上第一次由中國共產黨領導的罷工斗爭開始了。

錢業店員大罷工,使贛州的資產階級惶惶不可終日,城外的豪紳地主也惴惴不安。為了讓工人們早日復工,資產階級施展出各種腐蝕工人斗志的伎倆,他們一面威逼工人們復工,一面接二連三地發請帖,邀請陳贊賢赴宴。起初,陳贊賢在請帖上批下“敬謝”二字,原件退回。后來,他干脆在報紙上登了一則啟事:“工作繁忙,各界應酬宴會,一律謝絕。”見這一招不靈,資本家又請出了贛州律師公會會長、陳贊賢小學的老師丘恩華登門勸告陳贊賢離開贛州,并提出商會愿贈4萬塊大洋做盤纏。面對資本家的威逼利誘,陳贊賢答道:“我來贛州是全國總工會委派,想走,我就不來了,只要你們答應工人們提出的條件,我們就復工。”

罷工在一天天繼續,贛州市場銀根周轉失靈,資本家急的如熱鍋上的螞蟻。資方急于解決工潮,便抬出贛縣縣長徐鑒。受了資本家一筆重賄的徐鑒,擺出一副公允的姿態說:“勞資雙方均應互相諒解,互相讓步,以求平復工潮,進而安定市面。”早有準備的資方代表搶先提出:加點工資可以,但要取消紅利,用人權歸資方。工人代表當即回擊說:“加點工資,取消紅利,等于二減三,工人實際收入比原來還少;用人權歸資方,就是意味著工人永無職業保障。徐縣長要工人讓步,還要我們讓到什么地方去呢?”徐鑒被工人代表質問的惱羞成怒,指著工人說:“我看你們要求過高了,如果復工條件項項答應,那當工人比我當縣長還要好。”理發業一位工人代表立即反唇相譏:“徐縣長,那你為什么不去站柜臺,還要當縣長呢?”一句話,問得徐鑒瞠目結舌。錢業資方代表理屈詞窮,又使出挑撥分化伎倆,說什么“你們都是知書識禮的,怎么跟那些剃頭修腳的一起胡鬧呢?”工人代表被激怒了,齊聲高呼:“不準侮辱工人!”“打倒大資本家!”“勞工萬歲!”徐鑒見勢不妙,趕忙溜出會場跑了。這時陳贊賢來到會場,對大家說:“一個自稱為革命家的徐縣長,今天撕掉了畫皮,卻原來是資本家豢養的家狗。依我看,當走狗是沒有好下場的!”頓時,會場響起一片“打狗”的怒吼聲。徐鑒的偽善嘴臉被戳穿,又恐怕交代不了商會的賬,連夜就棄官逃之夭夭。徐鑒逃走后,國民黨贛縣縣黨部決定成立由各界代表組成的臨時政務委員會,陳贊賢為3個常委之一。陳贊賢抓住有利時機,發動各革命團體向商會提出抗議,總工會也派出代表敦促商會早定主意,各錢莊資本家迫于形勢,不得不全部接受罷工條件,在勞資合同上簽了字。

錢業工人罷工斗爭獲勝后,陳贊賢又動員全市工人,向資方提出全面簽定勞資集體合同,這些資本家見錢莊老板都接受了工人提出的條件,不得不按工人的要求在勞資合同上簽了字。

正當贛州工人運動繼續高漲的時刻,國民黨右派集團派出熊禎到贛州擔任縣黨部指導員。熊禎一到贛州,就糾集地方反動勢力,指使洋貨資方拒絕簽定勞資合同。陳贊賢針鋒相對,組織起1000多名洋貨業店員,于1926年冬舉行了又一次大罷工。

熊禎見罷工來勢兇猛,怕重蹈徐鑒的覆轍,便唆使大資本家推派代表赴省城請愿,向蔣介石鳴冤叫屈,請求蔣介石派兵來鎮壓工人運動。

蔣介石立即命令國民革命軍新編第1師進駐贛州,派出了一貫堅持右派立場的倪弼為新一師黨代表,郭鞏為贛縣縣長。倪弼等在贛州網羅地方反動勢力,結成反革命聯盟,名為駐防整訓,實為以武力鎮壓工農革命。倪弼一到贛州便插手召開基層工會代表聯席會。他說:“共產黨利用你們鬧罷工,吃虧的還是你們工人,只有國民黨才是為你們謀福利的。”繼而煽動說:“贛州工人甚好,就是受了陳贊賢的挑唆。你等打倒陳贊賢,我當來指導你等。”工人們不聽他的胡言亂語,大聲說道:“勞工世代當牛馬,從未有人關心過。陳委員長來了,救了多少人,辦了多少好事,我們工人心中有數。”倪弼見軟的不成,就威脅說:“誰擁護陳贊賢就是反革命。”代表們不畏強暴,憤然退席。

敵人使盡花招,一無所得,便蓄意制造摩擦,尋釁滋事。12月30日,洋貨業幾個店員到二女師看文明戲,大資本家劉甲弟的妹妹惡意阻攔,引起爭吵。倪弼立即指使人乘機捏造了所謂“二女師事件”,反誣陳贊賢慫恿工人侮辱女學生,并召集一批資本家的女兒上街游行,聲言要“懲辦肇事工人,解散洋貨業工會”,借此掀起軒然大波,妄圖撲滅罷工火焰。

新編第一師內部段人等共產黨員和左派軍人,對倪弼到贛州后的胡作非為,極為憤慨,曾當面斥責他摧殘工人運動,違背“三大政策”;230名軍官聯名致信要求北伐軍總司令部要求將倪弼撤職查辦。北伐軍總政治部副主任郭沫若也表示,只有換倪弼,才有利于解決贛州問題。可是,蔣介石卻倒行逆施,反而增派了賀其等一批反動家伙到贛州,宣布查辦段人,撤換擔任主要職務的共產黨員和左派軍官,為他們鎮壓工人運動,排除異己,掃清障礙。這使得倪弼等人氣焰更加囂張,他們設下圈套,召開贛州各團體負責人聯席會,準備在會上逼迫陳贊賢接受二女師提出的無理要求,解散洋貨業工會,如若工人不應允,就用“人民裁判委員會”的名義,“審判”陳贊賢。可是,陳贊賢早有準備,拒絕出席會議,使倪弼的反革命陰謀未能得逞。倪弼的陰謀敗露后,當晚即調動大批軍警,搜查總工會,妄圖逮捕陳贊賢。與此同時,中共贛州特別支部召開緊急會議,分析當前形勢,制定斗爭策略,派陳贊賢率領贛州工人代表團連夜離開贛州,前往南昌,去參加省首屆工人代表大會,并向北伐軍總政治部請愿,呼吁制止反革命暴亂。

在出席了江西省首屆工人代表大會后,陳贊賢又回到烏云密布、殺機四伏的贛州。1927年3月1日,贛州工人舉行盛大集會,歡迎陳贊賢勝利返回。在1萬多工人參加的大會上,陳贊賢報告了江西省首屆工人代表大會盛況,號召全體工人進一步團結起來,同反革命勢力作殊死搏斗。他的報告使工人們受到極大鼓舞,會場不斷爆發出激昂的口號聲:“擁護陳委員長!打倒新軍閥!工農革命萬歲!”

3月6日晚,陳贊賢正在總工會開會,籌備紀念孫中山先生逝世兩周年。突然,新一師秘書胡啟儒闖進來,說有急事相告。陳贊賢走出會議室,胡啟儒說:“今晚縣政府開會,倪代表、郭縣長派我們來接你。”話音剛落,幾名便衣武裝便將陳贊賢綁架出了總工會大門。開會的人們見勢不對,急忙出來阻擋。只聽胡啟儒一聲哨響,反動營長方天指揮士兵封鎖了出路,沿街哨兵層層密布,全城戒嚴。陳贊賢就這樣被敵人抓走了。

贛縣縣政府里,倪弼、郭鞏等反革命骨干,兇神惡煞地等待著。陳贊賢被押到后,他們瘋狗似地鼓噪而上,攻擊陳贊賢“制造階級斗爭”,“擾亂治安”,“破壞社會秩序”,還問陳贊賢“知不知罪?”陳贊賢怒不可遏,厲聲斥責:“住嘴!我從事工農革命運動,何罪之有?你們鎮壓民眾,破壞革命,才是大罪彌天!”倪弼一伙氣得暴跳如雷,威逼陳贊賢于3分鐘內簽字解散工會。陳贊賢斬釘截鐵地說:“頭可斷,血可流,解散工會的字我決不簽!”

“蔣總司令有令在此,今晚要槍斃你!”倪弼話音剛落,反動軍官胡啟儒、陸劍鳴開槍向陳贊賢射擊。陳贊賢中彈不倒,奮力向倪弼撲去!劊子手紛紛朝陳贊賢開了槍。贛州總工會委員長、優秀共產黨員陳贊賢終于倒在血泊之中。

陳贊賢遇難的噩耗傳出,工人痛不欲生,紛紛要求為烈士報仇,與反動派決一死戰。中共贛州特支決定罷工3天,以示抗議;同時派出工人請愿團,赴南昌、武漢請愿,要求懲辦兇手,改編新一師,保障工會活動自由。

中共中央機關刊物《向導》和其他進步刊物,紛紛刊載烈士被害真相和悼唁文章,中華全國總工會發出《反對贛州駐軍槍殺工人領袖》的通電,江西省總工會成立了“陳贊賢慘案委員會”,各地悼唁函電如雪片飛來,聲援贛州工人斗爭的浪潮風起云涌。

毛澤東在武漢中央農民運動講習所舉行的追悼陽新、贛州烈士會上,發表演說:“在這革命的勢力范圍內,竟不斷地演出慘殺工農的事實,由此可證明封建的殘余勢力,正在秣馬厲兵,向我們作最后的掙扎啊!從今日起,我們要下一決心,向那些反動分子勢力進攻,務期達到真正目的。”

3月31日,郭沫若發表了《請看今日之蔣介石》記敘“三六”慘案的經過,揭露蔣介石背叛革命的罪惡行徑。

4月10日,贛州人民飽含熱淚,傾城出動,公祭陳贊賢烈士。贛州工人的挽聯上寫道:“你死我來,看他怎樣?!”憤怒的群眾抓來工賊曹厚清,在贛州衛府里用梭鏢將他刺死,祭奠烈士。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殺害陳贊賢的兇手郭鞏、倪弼先后被人民政府判處死刑,受到了應有的懲罰。

( 高澤武)

广西十一选五走势图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