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英雄事跡 >> 正文

宣中華

字號:

宣中華,原名鐘華,字廣文,筆名伊凡,五四運動中激于愛國熱情改名“中華”。1898年7月出生于浙江諸暨縣牌頭鎮中央宣村的一個普通農民家庭。宣中華從小性格開朗、耿直、樂于幫助他人,熟悉他的人都夸他品德好。以孫中山為代表的資產階級民主派的革命活動,對少年宣中華的思想頗有影響。他于1909—1913年在本區同文公學念書時寫的46篇作文,滿腔熱情地抒發了自己向愛國志士學習,為拯救中華而奮斗的決心。他在《清德宗親政變法自強論》一篇作文中說:“中國之不亡,猶千鈞之系一發。此景此情,言之令人發指!”宣中華的這些作文都得到了老師的好評,寫下了“小子可造”的鼓勵評語。

1915年夏,宣中華考進浙江省立第一師范學校。校長經亨頤是一位難得的思想開明的教育家,他提倡科學,積極支持新文化運動。宣中華在這樣環境里,愛國民主思想得到充分的發展,不但成績優異,而且很快成為學校熱衷于社會活動的積極分子。他關心國事,經常與同學評議政治,探索真理,反對封建專制,要民主、自由。五四運動席卷杭城時,宣中華以極大的熱情投入到運動中去,到處演講“國家興亡,匹夫有責”的道理,貼標語,散傳單,以喚醒民眾。1919年5月12日杭州學生聯合會成立時,宣中華被選為執行部理事長,并參加了全國學生聯合會,積極地組織和領導學生運動,成為杭州學生愛國運動的領導人之一。

隨著五四運動在全國范圍內的蓬勃發展,經亨頤在省一師采取了“與時俱進”的辦學方針,創辦了以“改造社會”、“促進勞動者自覺聯合”為宗旨的《浙江新潮》刊物,篇幅量不大,但言論犀利,被譽為“宣傳新思潮最明顯的旗幟”。省一師于是成為杭州新文化運動的中心,從而遭到了守舊勢力的反對,他們指責經亨頤在校內刊行《浙江新潮》是“提倡過激主義,主張廢孔非孝、共妻共產種種邪說,用以破壞數千年來社會之秩序,似洪水猛獸流毒無窮”,以此查封了《浙江新潮》。1920年2月,他們公然撤換經亨頤,并逼迫陳望道等進步教師辭職。同學們憤怒異常,當即展開罷課斗爭,上街游行示威。3月間,宣中華作為學生代表接連四次攜帶請愿書到省公署、省教育廳請愿,指責反動當局的無理行徑,并通電全國各界要求聲援。省一師學生的正義斗爭贏得了全國各界乃至海外僑胞的同情和支持。反動當局悍然出動大批軍警鎮壓請愿學生,包圍了省一師。宣中華等學生自治會負責人一面領導全校同學與前來鎮壓的700余名軍警進行英勇抗爭,一面發動全市各校學生舉行大規模的聲援活動。在各校的大力支持下,終于挫敗了敵人的倒行逆施,斗爭取得了初步勝利。通過這次風潮,宣中華看清了省長齊耀珊、教育廳長夏敬觀的反動面目。4月間,在學生聯合會和宣中華的領導下,杭州學界發起大規模的“驅逐齊、夏”運動,迫使省議會不得不于6月16日通過了“彈劾省長齊耀珊案”,齊耀珊被迫辭職,狼狽地離開了杭州。這場斗爭,歷時兩個多月,成為當時全國學生運動中影響最大的事件之一。

1920年夏,宣中華從省一師畢業后,被母校聘為附小教員,任教半年。在此期間,他廣泛地接觸杭州各業工人,協助浙江印刷公司建立了具有現代工會性質的“互助會”,創辦了浙江省第一張工人報紙《曲江工潮》,向工人宣傳馬克思主義,宣傳民族自救的道理。他還給印刷工人工會補習學校講課,宣傳新文化、新思潮,深受工人群眾的歡迎。

第二年春,宣中華應陳望道的函請,參加了上海馬克思主義研究會。不久在上海加入社會主義青年團,來往于滬浙兩地進行革命活動。這年夏,宣中華應上海共產主義小組成員沈玄廬的邀請,與徐白民、柏之華等匯集在浙江蕭山衙前,創辦免費招收農民子弟入學的農村小學。宣中華白天教導農民子弟,使他們掌握文化知識,以求自身解放;晚上深入農民群眾,講解農民受剝削、受壓迫的原因,破除他們“命中注定”的宿命論,啟發他們的階級覺悟。宣中華經過大量的社會調查后,深感“農民不是呆子,不是沒有腦子,如果有人向他們一招手,一提醒,則如枯草遇火,不論山上、地上、田里都會大大地延燒起來,近風施威,將不可遏制”。他還經常用通俗的語言啟發鼓勵農民組織起來,為爭得自己的權利而斗爭。他用“一根麻稈易折斷,一捆麻稈折不斷”作比喻,提出了組織農民協會以保衛自己利益的建議,并協助農民組織了“衙前農民協會”,開展轟轟烈烈的反對地主豪紳的減租減息斗爭。這是我國現代革命史上第一次由共產黨人領導的新型農民運動。10月,宣中華受中國共產黨的指派,以“浙江農民協會代表”的身份去蘇俄參加共產國際召開的遠東各國共產黨及民族革命團體第一次代表大會。會議期間,他除了認真聽取和討論會議報告外,還有幸聆聽了列寧的教誨。這次蘇俄之行,使他受到了深刻的教育,他曾自豪地稱此行是“平生最光榮、最有革命意義的一件大事”。從此,他對馬克思主義的信仰更加堅定。為了紀念這次不平凡的蘇俄之行,他以蘇俄人民常用的名字“伊凡”作為自己的筆名,并以此激勵自己學習蘇俄革命榜樣,拯救自己祖國。

1922年4月,宣中華回國后,仍回衙前農村小學任教,并積極從事發展蕭山衙前農民運動工作。他在做了大量的農村調查后認識到,當務之急應該是喚起民眾,于是他全力協助創辦進步周刊《責任》,并為該刊寫了大量文筆犀利的政論文章。特別是《殺宣統》一文,曾經轟動全國,并因此遭到軍閥當局的通緝,《責任》周刊也因此遭查封。

1924年1月10日,經中共上海(江浙)區委批準,宣中華終于實現了自己的夙愿,光榮地加入了中國共產黨。從此,他把自己的生命緊緊地與黨的事業聯系在一起。

入黨沒幾天,宣中華作為跨黨的浙江省國民黨員代表前往廣州,出席第一次國共合作的國民黨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會后,受國民黨中央組織部的指派,他負責籌建國民黨浙江省黨部及各級黨部的工作。3月30日,在杭州首先組建了國民黨浙江臨時省黨部,并當選為執行委員,負責組建各縣、市黨部和領導全省工農運動。與此同時,他還經常在省黨部機關刊物《浙江周刊》上發表文章,繼續進行反帝反封建宣傳,號召“國民一齊起來,推翻腐敗賣國的軍閥統治”。這一時期,他經常廢寢忘食地工作,致使身體非常消瘦,關心他的好友勸他休息一下,他微微一笑地說:“消瘦點算什么!他人在流血或在牢中受磨難,我能休息嗎?”

國民黨浙江省臨時省黨部的建立,標志著浙江革命統一戰線的形成。此后,宣中華積極致力于黨的統戰工作,推動國民革命形勢的發展。對此,浙江反動軍閥及國民黨右派分子極為惱恨,千方百計地破壞革命形勢的發展,到處張榜緝拿宣中華。在十分危險的情況下,宣中華仍不分晝夜地為革命奔波。很多同志為他擔擾,都勸他要注意安全,而他卻總是說:“敵人沒什么可怕的,革命也免不了有危險,我們如怕危險,不如回家去做坐不垂堂的千金之子,何苦抹著革命招牌來自欺欺人呢?”由于宣中華的忘我工作,到國民黨“二大”召開時,浙江已有23個縣、市建立了黨部,國民黨員約有2000名,其中大多數是工農分子和革命青年,不少是共產黨員和社會主義青年團員,使國民黨內左派力量占了優勢。

但是,在國共統一戰線內部始終存在著左、右派的尖銳斗爭。孫中山逝世后,這一斗爭表現得異常突出起來。在國民黨浙江臨時省黨部,沈玄廬以老國民黨員自居,把持著組織,并與戴季陶等國民黨右派串通一氣。在1925年7月5日蕭山衙前召開的國民黨臨時浙江省執行委員會全體會議上,有人極力鼓吹“戴季陶主義”,公然叫嚷:“共產主義不適合中國國情”,主張“單純國民黨運動”,反對國共合作,反對階級斗爭等等。宣中華在會議上對上述論調給予嚴厲駁斥。他說:“國民黨的路線,必須符合國共兩黨共同意圖,才能維護工農利益。外對帝國主義,內對地主和資本家,必須進行階級斗爭!”宣中華的發言,得到了與會大多數代表的擁護和支持,他們紛紛譴責戴季陶等人背叛孫中山先生新三民主義的行為。由于宣中華及多數與會代表的堅決斗爭,粉碎了右派分子在選舉出席國民黨“二大”代表人選問題上企圖排斥共產黨員的計劃。宣中華曾受過沈玄廬進步思想的影響,共同從事過革命活動,兩人的關系一度頗為融洽。但“衙前會議”前后,沈玄廬卻同右派走在了一起,還參加了在北京西山碧云寺非法召開的所謂國民黨十一屆四中全會(即西山會議)。對沈玄廬背叛革命的行徑,宣中華十分氣憤,他說:“我是為革命和玄廬合作的,玄廬能勸我加入共產黨,但決不能拉我退出共產黨。”12月15日,在中共杭州地委的直接領導下,宣中華在海寧硤石鎮東山公園主持召開了國民黨浙江省各縣市黨部聯席會議。會后通電全國,憤怒聲討“西山會議派”的叛變行徑,并決定成立各縣市黨部聯席會議,代行臨時省黨部的職權。這次左派聯席會議,從思想上、政治上、組織上與右派把持的臨時省黨部實行了徹底的決裂。

1926年1月,宣中華在國民黨第二次全國代表大會上,代表浙江省國民黨組織作了黨務報告,對于浙江西山會議派的分裂破壞活動,予以徹底的揭露和批判。在大多數進步人士的強烈要求下,國民黨中央作出《彈劾西山會議案》。會后宣中華回到浙江,在杭州召開了國民黨浙江省代表大會,正式成立了省黨部。宣中華當選為執委會常務委員,領導省黨部工作,并由中共上海區委的指派擔任國民黨浙江省黨部中共黨團書記。至此,從根本上扭轉了西山會議派壟斷浙江國民黨組織的局面,取得了浙江地區反對國民黨右派斗爭的重大勝利。對于宣中華在浙江國共合作統一戰線工作中所做的貢獻。周恩來曾予以高度的評價和贊揚,并將他與李大釗、董必武、陳潭秋、何叔衡等相提并論,稱贊他不愧為浙江國民革命的中流砥柱。

盡管右派的反革命勢力削弱了,但斗爭仍在繼續。軍閥的暗探到處追蹤宣中華的行跡。他被迫到上海暫避。在上海的幾個月中,宣中華時刻關注著浙江的革命動向,同時積極參與并領導上海工人第三次武裝起義。隨著北伐戰爭的節節勝利,革命形勢迅速好轉,此后,宣中華又在組建浙江臨時省政府和迎接北伐軍,組織群眾抗議國民黨反動派制造反革命事件等方面做了大量工作。11月,南昌被國民革命軍攻陷后,他只身赴南昌與國民革命軍總司令蔣介石會晤,商議臨時省政府的組織人選問題。盡管那時他已看出“蔣介石必叛”,但從大局出發,必須盡力爭取浙江這塊陣地。1927年1月,他以特派員身份赴寧波,組建浙江臨時省政府,當選為浙江臨時省政府委員。后來率省黨部代表團赴溫州等地迎接北伐軍。2月,北伐軍攻取杭州。在24日召開的省黨部執委會會議上,他再次當選為執委會常務委員。這時浙江革命形勢得到迅猛發展,工農群眾運動空前高漲。《浙江民報》載文說:“近日來,杭州各工會紛紛成立,如雨后春筍,怒茁而生。”縣、區、鄉、村各級農民協會紛紛建立,積極開展減租減息斗爭。為更好地領導國民革命斗爭,浙江臨時省政府和省黨部也由寧波遷回杭州。

4月11日,國民黨反動派在杭州發動了反革命政變,突然包圍和封閉了省黨部、省政府、總工會、學生聯合會等機構,大肆搜捕共產黨員和國民黨左派人士。經中共杭州地委討論,考慮到宣中華早已被敵人通緝,無法在杭州繼續工作,決定派人秘密護送他去上海。為保證安全,宣中華化裝成鐵路列車長,搭乘貨車離杭。14日下午,當貨車抵達上海近郊龍華站時,不幸被國民黨便衣發現而遭逮捕。

國民黨反動派抓住了宣中華,如獲至寶,以為可以從他身上挖出整個浙江地區中共黨組織的線索。15日,上海警備司令、國民黨特務頭子楊虎親自在龍華司令部提審宣中華。他兇狠地對宣中華說:“你是浙江共產黨的頭目,國民的禍首,必須交待浙江共產黨的情況和來滬的目的。”面對兇惡的敵人,宣中華從容不迫:“你們既然知道了我,那就不必多嗦,你們愿意怎么辦就怎么辦。至于國民黨的禍首,那不是我們而是你們。你們背叛了孫中山先生,是孫中山先生的叛徒!”敵人見硬的不行,又來軟的,妄圖誘降他。宣中華早就識破了敵人的陰謀,怒斥敵人:“還是收起你們這一套吧!自從參加革命以來,早已許身于革命,將生命置于度外。”面對這位堅強的共產黨員,敵人毫無辦法,整整輪番審訊了三天,仍一無所獲,于是叫囂要對他下毒手。然而,宣中華毫不畏懼、視死如歸,臨刑前還浩然正氣地說:“你們殺了我,無非只不過一個宣中華,但千千萬萬個革命者會來殺你們的!”“中華今為革命而死,雖死無憾!”17日晚,宣中華被一群手持大刀的劊子手押著,拖著沉重的鐐銬,昂首挺胸走向刑場,在楓林橋畔壯烈犧牲。

宣中華是五四時期杭州著名的學生運動領袖,早期中國共產黨的黨員,第一次國內革命戰爭時期浙江杰出的革命活動家,他為推進第一次國共合作,開辟浙江反帝反封建革命事業做出了重大貢獻。宣中華犧牲時雖年僅29歲,但他的英名和革命精神將與世長存!

(孫學筠)

广西十一选五走势图百度